培训
  • 培训
  • 资讯
  • 理财师
  • 活动
中国理财师
极速注册
手机号码必填 手机号码格式不正确 该手机号码已注册
图片验证码不能为空 图片验证码不正确
手机验证码不能为空 手机验证码不正确
  《用户注册服务协议》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中国理财师
账号登录
手机号码必填 手机号码格式不正确 该手机号码已注册
验证码不能为空 验证码不正确
首页  /  资讯  /  理财师专家评论  /  文章详情

陈凌谈传承十七:血缘忠诚与家族企业传承(下)

来源:浙江大学企业家学院 作者:陈凌 2018/12/13
作者在上篇文章中提到了中西方对于血缘忠诚的理解截然不同,这一观念对家族企业传承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在本期专栏中,陈凌教授通过中西方戏剧对于同一情节的不同处理方式,再次深刻解读了血缘忠诚的谜题,进而他从企业传承谈到了企业韧性,并得出结论——企业应该被交到最愿意奉献和能够胜任的人手里。

从元杂剧《赵氏孤儿》中的血缘忠诚谈起

在中外文化交流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人的血缘忠诚观念曾经给西方人带来极大的困惑和疑虑。余秋雨先生在《中国戏剧史》中就谈到元杂剧《赵氏孤儿》及其世界影响,对于我们讨论血缘忠诚话题非常有启发意义。

元代杂剧作者纪君祥所写的《赵氏孤儿》是春秋中期晋国文臣赵朔遭到武将屠岸贾诬陷,全家三百口被杀,只剩下一个婴儿赵武。赵家门客程婴不惜牺牲自己孩子的性命来保全赵家血脉。二十年后赵武成人知道自己的身世,才知当年屠岸贾乱刀砍死的竟是程婴的亲生骨肉。后来,赵武和程婴带兵攻打屠岸贾,诛灭了他的家族。这一通过舍身取义保全血脉的故事在强调血脉忠诚的中国文化中是顺理成章的。《赵氏孤儿》产生于汉人赵宋皇朝被蒙古铁骑统治时期,具有明确的政治涵义和精神价值,激励了历代无数忠义之士,不惜牺牲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保家卫国来延续血脉。《赵氏孤儿》在精神和艺术上的强烈程度使它早在18世纪就被介绍到了欧洲,引起了欧洲许多艺术家的关注。

但是当它流传到欧洲以后,则出现了有趣的变化。法国思想家伏尔泰(1694-1778德国大文豪歌德(1749-1832都曾经写过和《赵氏孤儿》情节相近的戏剧。有趣的是,中国《赵氏孤儿》的关键情节——换孤和复仇都被欧洲文豪所质疑或改变。

伏尔泰在1755年写作了《中国孤儿》,他把历史场景改成了成吉思汗的时代,基本情节如下:成吉思汗早年游历到燕京遇到美丽少女叶端美(Idame),但是他们的交往被叶父所阻止。五年后成吉思汗席卷中原摇撼宋朝,宋皇把自己的婴儿托给大臣尚德(Zanti)和叶端美夫妇。为了保护宋皇的婴儿,尚德就与叶端美商量,要把自己的婴儿交出去。伏尔泰则通过叶端美之口询问丈夫,天底下人人平等,为什么要用牺牲自己孩子的方式来挽救宋皇的孩子呢?为什么忠义精神竟包含如此残酷的内容呢?

伏尔泰

歌德在创作《埃尔帕诺》(Elpenor)时也同样借鉴了《赵氏孤儿》中的情节——屠岸贾收养孤儿赵武做义子,赵武长大以后了解自己身世,毫不犹豫杀死了养父。这个情节最高程度上表现了中国文化中的血缘忠诚,但是大文豪歌德写到此处却无法落笔了,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赵氏孤儿杀死养父屠岸贾是理所当然之事,而歌德却不忍心看到这样的场面的出现。歌德考虑了这位假父亲十余年来的养育之情,也想到了孩子对于真正的父亲的概念毕竟还十分抽象。血缘忠诚和养育之恩之间的强烈冲突使得歌德无法下决心落笔,由于这个关键情节而使得这部戏剧最终成为这位大文豪的未完成作品。

歌德 


企业传承与对于血缘忠诚的扬弃

在上周讨论中日关于血缘忠诚的差别时,笔者回顾了中央王朝及其严格的男性血缘传承制度的缘起,进而说明了传承的严格血缘规则具有一定的历史合理性,但是这种历史的选择也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负面影响,即血亲选择所带来的皇朝中后期国家领导能力的偏弱和保守倾向。这是中外历史学家们不断讨论和争论的话题,笔者在这里只能简单提及,不做详述。我们更为关注的显然是血缘忠诚对于家族企业传承的影响,而中国大陆企业家必须对于血缘忠诚做好扬弃

笔者说的是扬弃,而不是简单的放弃。每个人对于自己的子女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期望把自己的事业交到他或她的手中,从而延续自己对事业、对家庭和对社会的贡献,这是生物性和文化性上的人之常情,也是很多人希望事业永续的强大原动力之一。欧美和亚洲成熟市场经济国家中的很多企业家族,从小培养子女对于家族事业的认同和兴趣,积累从事这一事业的丰富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从而顺利完成事业的传承和永续经营,这是很多成功传承多代家族企业的成功秘诀。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国内已经有不少民营企业已经走上了这样子女继承家业的成功道路。然而,血缘忠诚能够和家族企业传承很好结合的情况毕竟是少数,现在更多的民营企业所面临的是子女对家族事业不感兴趣或在其缺乏能力的情况下,也就是未来的事业传承将无法在血缘忠诚的轨道上顺利进行,中国家庭应该如何面对呢?

恰恰在这一对于血缘忠诚的扬弃上,我接触到了太多的现实中国人的纠结、踌躇和痛苦。我非常熟悉的一位企业家朋友是公司的创始人,他很年轻时候就带着弟弟一起创办了企业并且不断成长发展,他的儿子也开始在公司里工作并得到快速的晋升,然而公司上下包括老板的弟弟都觉得,老板的儿子不适合做企业,儿子本人也希望父亲能够选择其他人来经营企业,但是父亲还是坚持儿子接班而不考虑任何其他人选。最近几年企业经营每况日下,老板的弟弟私下告诉我,看来我们的企业要为哥哥的错误殉葬了,我们也无能为力,企业是他一手创办的,最后的失败也是他造成的,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老板却认为,长远来看,企业为接班人的成长付一点学费是值得的。他认为没有人是天生的企业家,儿子虽然能力有限,但是他还是会积极帮助儿子进步成长。他告诉我,请其他能力更强的人来接班我不是没有考虑过,短期来看当然有很多人的能力超过儿子,但是外人能力越强,管得企业越多,我越会琢磨他究竟是不是忠心耿耿,他会琢磨我们家族会不会永远支持他,我们两边这么一琢磨,他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了,最终结果怎么样真难说。

在笔者周围,这样义无反顾地把企业传承沿着血缘忠诚的轨道向前推进的例子比比皆是。这是一种理性的选择吗?第一代企业家的豪赌值得吗?当理解了中国人这种血缘忠诚的生存逻辑以后,我们会发现,作为旁观者其实很难对于血缘忠诚行为作出简单的是非判断,我感觉我的企业家朋友们是用一种长期的整体观念来看待接班人选择决策的,他们所关注的不是接班人的当前能力和短期绩效,而是着眼于长期的稳定发展、风险防范和协同效应。对于创始人来说,把企业交到自己的孩子手里并不断发扬光大,这本身就具有无限的情感满足和价值追求,这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如何保持家族企业的韧性

 美国《哈佛商业评论》2012年第11期的三位作者在一篇题为我们可以从成功家族企业身上学到什么的文章中,将家族企业的特质总结为对于韧性而非短期绩效的追求,而且这一韧性的根本来源是家族企业的长期导向;相对于那些非家族控股的企业,家族企业在经济不景气时期的表现尤其抢眼。三位作者从节俭、审慎、低负债、国际化和多元化等七个方面阐述了这种韧性的具体表现。中国家族企业也具有欧美发达国家成熟家族企业的韧性吗?虽然东西方文化有着巨大的差异,中国的家族企业生存发展的社会经济环境与欧美国家有很大不同,但是在中国优秀家族企业身上同样能够发现相似的精神与实例。这种韧性,非常值得中国的广大家族企业学习和借鉴。

中国儒家传统文化中一直强调节俭、自律、忍耐和家族忠诚。在成功的中国家族企业当中,企业家往往对于自身和家族成员有着家长式的严格要求,并且在家族成员的不同利益诉求之间通过家长权威保持着平衡。这种家族主义对企业产生的积极影响是大大降低了企业的代理成本,掌握企业管理权的家族成员不会或不敢一味追求私人利益。企业家及其家族成员会把家业长青视为家族的荣耀和自身的成就,从而弥补短期之内自身物质享受的节制。改革开放以后涌现的第一代企业家普遍勤俭节约,“白天做老板,晚上睡地板”,而且这种艰苦创业精神会一直保持并传给下一代,例如中国前首富,娃哈哈的创始人宗庆后就表示现在自己一天的花销只有几十元,而且觉得很满足;从宗庆后女儿宗馥莉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创业激情和事业心来看,这样的创业精神已经传给了第二代。

当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家族企业开始意识到,狭窄的把血缘忠诚局限于男性后代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企业制度设计完全可以把家族传承中的精神传承、事业传承和财富传承做到统筹兼顾,让子女们能够有更多自己的选择。笔者认为,企业应该被交到最愿意奉献和能够胜任的人手里,正如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在他的《高加索灰阑记》中提出的命题那样,世间的权利都不是天赋的;山川土地不应属于地主,而应该归于能够开发、热爱它们的人,其他一切事物也是如此。所有的一切应该归于善于对待的人,孩子归慈爱的母亲,而不论是亲生还是养母。车辆归好车夫,开起来顺利。山谷归灌溉人,好让它开花结果。当企业的车轮越来越快的时候,如果硬要把企业交给不能驾驭的孩子手上,那么谁应该对车毁人亡的悲剧负责任呢?

回到顶部
Amaze UI
你,确定要删除这条记录吗?